HH17_throne

迦珠派(或稱噶舉派)是藏傳佛教四大派別之一。

藏語「迦珠」是口授傳承的意思。因為迦珠派注重的密法修習是通過師徒口耳相傳繼承下來,師長口傳,徒弟心受,故名為「迦珠派」; 又因為當時袓師馬爾巴尊者、密勒日巴尊者皆是在家居士,依從印度學來的習慣,修法時都穿白色僧服,故又被人稱為「白派」。

迦珠派有兩個系統,即香巴迦珠和達波迦珠,均源自印度傳入西藏。兩糸的傳播地區,彼此的規模、勢力和發展均有不同。

「噶瑪巴」這個稱號源自杜松虔巴;他在離開上師甘波巴後,前往康區噶瑪崗地方建立第一座寺廟 – 稱為「噶瑪丹薩寺」。 從此以後,本派被稱為「噶瑪迦珠派」而杜松虔巴也被尊稱為「噶瑪巴」。

另釋迦牟尼佛在「三摩地王經」中預言示記 -「噶瑪巴」即具佛陀事業行持者。

「大寶法王」尊號始自第五世噶瑪巴,他被明朝永樂皇帝封為國師,賜號〔萬行具足十方最勝圓滿妙智慧善普應佑國演教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自始歷代噶瑪巴也被尊為「大寶法王」。

第十六世噶瑪巴圓寂後,多年來大家都找不到轉世預言的信函,泰錫杜仁波切才想到打開「嘎烏」,發現「嘎烏」內是一封信函,信函封面上注明於馬年開啟。 1992年3月29日,四大法子開啟封條,取出十六世噶瑪巴的遺書。信中清楚描述了十七世噶瑪巴轉世地點及周遭環境等訊息。 藏曆3月18日傍晚,派往尋找噶瑪巴的隊伍到達一處叫巴果的村莊,找到一戶牧民,男主人叫噶瑪頓珠,女主人為洛嘎。夫婦二人生下一屬牛的男孩,取名「阿布 嘎嘎」,出生當天遠空飄來祥雲,祥雲間有陣陣法螺奏鳴。「楚布寺」立即向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報告,自治區政府於次日表示承認根據噶瑪噶舉派的傳統儀規進行 轉世靈童的尋訪結果。 泰錫杜仁波切及嘉察仁波切則赴印度向達賴喇嘛報告,請求達賴喇嘛的認證。達賴喇嘛也在清淨的禪觀中見到十七世噶瑪巴誕生地的樣子與巴果村完全吻合,並見到 空中迴盪著噶瑪巴的名字。 噶瑪巴於藏曆4月15日被迎回歷代噶瑪巴大寶法王的根本道場-西藏當雄縣堆龍的「楚布寺」,由泰錫杜仁波切在大昭寺為噶瑪巴主持剃度儀式,並依據伏藏師 「秋英領巴」預言賜法名為「伍金赤列多杰」 (中國官方採用之名字翻譯)。

1992年9月27日在「楚布寺」大殿舉行 - 由泰錫杜仁波切及嘉察仁波切主持 - 坐床典禮。出席人仕除眾多宗教代表外,也包括中央及地方政府官員,來自世界各地及當地信眾共約二萬多人。 第十七世噶瑪巴從此在「楚布寺」駐錫直到1999年底離開,前往印度。 現暫居達蘭薩拉之「上密院」,等候印度政府之批准,返回到前世駐錫處-錫金「隆德寺」。

 

download (1)

內多噶舉派

藏傳佛教中湧現出的歷代高僧大德,無一不是為了繼承、發揚、廣弘釋迦牟尼佛的教法披肝瀝膽光前裕後,樹立起一座座昭彰顯著的里程碑。在層出不窮的無數持教大德中,噶瑪喬美仁波切以其卓越的實證功德脫穎而出,為如今的修行者樹立了一個鮮明的楷模。並將寧瑪噶舉兩大宗派的法源匯融成一支,創立內多噶舉派,成了這一派系的開山祖師。從此,聲譽威震四海,名揚天下。

喬美仁波切約於公元十七世紀(具體生卒時間、地點不詳)出生在一個普通的牧民家庭里,父親名為班瑪旺扎,母親秋炯傑。他生來便具有強烈的慈悲心與非凡的智慧。由於前世的宿緣善根,從小就對三寶有猛烈的誠信,對正法有迫切的希求心。從孩提時代就對觀修心性有濃厚的興趣。小時候經常在草坪上打坐,尋找心的來蹤去跡。五歲時已對心的本來面目有了一定的認識。

六歲開始學習文字的讀誦與書寫。由於天資聰穎,沒用多久,便運用自如,流利閱讀經論謄寫典籍。七歲的時候,在仲巴上師前剃度出家,從此以後,謹持凈戒,修持六度萬行。

與其他修學者不同的是,他並未進行廣泛的聞思,而幾乎將所有的精力全部投注在修行上,精進實修,廢寢忘食,甚至通宵達旦,徹夜不眠。他追循前輩苦行的足跡,歷盡風風雨雨,為修法所付出的努力和經歷的艱難困苦,實非我們常人所能想象的。

二十歲那一年,在被公認為阿彌陀佛化身的紅帽金剛上師前恭聽了「蘭結即約」修法引導,並且潛心專研了因明的入門《攝類學》,同時也認真背誦許多經典論著,也聽受了噶舉派、寧瑪派的諸多教言及竅訣,儘管如此,但大部分時間仍然用於觀修心性上,行住坐卧無時無刻不在修行的境界中,無論身居鬧市,還是獨處靜處都是一模一樣,自心不為外緣所轉,修證不斷提高,日臻究竟。此後,也時常到俗家作經懺,超度亡靈,隨緣度化眾生,攝受有緣弟子。

高僧大德的品行,有時從一件事情中也可表現出來。一次,當地的人們染上了一種嚴重的傳染病,部分人不幸身亡,許多人祈請喬美仁波切慈悲加持消除這場災難,他親自到患者家中念經加持,絲毫未考慮自己時刻有被傳染上此病的危險。而被他挽救了生命的那些人卻沒有感恩戴德之心。對此喬美仁波切並未放在心上,而是真摯祈願生生世世救度他們擺脫更大的疾患——業惑。諸如此類的事例有許多,恐繁不述。

到了晚年,他一如既往地勤奮實修,隱居幽境閉關,期間也為部分有緣眷屬傳授修法竅訣,指導他們修持。弟眾中獲得共同、殊勝成就的人,為數不鮮。與此同時也著書立傳,為後代的學人留下了《山法論》、《轉經輪功德》等許多無價之寶——修法竅訣。其中最為廣泛弘傳的是《極樂願文》,文句優美流暢,意義深奧,具有不共的加持力,可謂是雅俗共賞的傑作。尤其是在雪域,幾乎家喻戶曉,人人皆能背誦,諸大尊者以此在各地舉行極樂法會,無量眾生依此趨向解脫的彼岸。

喬美仁波切圓滿人間的事業後,不舍肉身攜母親、家犬等一同往生西方凈土——極樂世界。

他真正實踐了受持證法,為佛教作了卓越的貢獻,實為我們這些後學效仿的典範。